Sir Joseph Rotblat

科學家反對核武

Introduction:

 

1995:

年諾貝爾和平獎

2003:

年起成為 PeaceJam 基金會委員。

1995年約瑟夫·羅特布拉特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時,距離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已經過去了50年。但距離約瑟夫·羅特布拉特首次表明反對發展新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立場已經過去了 52 年。他認為,科學研究應該為和平事業服務。

羅特布拉特具有猶太血統,出生於波蘭華沙。 1939 年,他在英國學習物理學並開始研究。 1943年,他獲準退出曼哈頓計劃,中美國和英國正在合作生產核武。對羅特布拉特來說,很明顯德國無法在戰爭結束前製造原子彈。他也擔心在與共產主義蘇聯的衝突中可能會使用核武器。

戰後時期,約瑟夫·羅特布拉特透過帕格沃什運動為和平、對話和裁軍事業做了大量工作,並於1995年與該運動共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約瑟夫‧羅特布拉特 (Joseph Rotblat) 1908 年出生於波蘭華沙的猶太家庭。他的家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失去了一切,陷入極度貧困。最後他得以進入華沙自由大學學習物理學。

31歲時,他前往英國一家世界著名的物理實驗室工作,該實驗室開發了一種可以分裂原子的新機器。羅特布拉特和其他科學家發現,如果他們能夠分裂原子,就會釋放出大量的能量,這些能量可以用來為整個城市提供電力,也可以用來製造非常危險的爆炸。同年,德國入侵波蘭,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科學界越來越擔心希特勒和納粹會發展出原子彈。 Rotblat 的妻子無法與他一起前往英國,因為她當時身體不適,不幸的是,在她能夠與他團聚之前,戰爭就爆發了,儘管他竭盡全力將她救出,但他還是在1945 年得知她在集中營去世波蘭營地。

羅特布拉特前往美國參與曼哈頓計劃,這是一項致力於開發第一顆原子彈的大規模項目。當情報得知納粹德國並未製造原子彈時,羅特布拉特以道德理由退出了該項目,成為唯一這樣做的科學家,並返回了英國。當他得知日本投下原子彈時感到震驚,不久後他將研究重點轉向醫學物理學。 1950 年,他成為倫敦

大學聖巴塞洛繆醫院醫學院的物理學教授,並利用他的輻射知識進行癌症治療研究。

1955年,伯特蘭·羅素、羅特布拉特和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等其他著名科學家簽署了《羅素/愛因斯坦宣言》,呼籲世界關注核武的危險。該宣言促成了帕格沃什科學和世界事務會議的成立,以促進核裁軍。 Rotblat 是該組織的精神領袖,1995 年,在日本長崎和廣島投下原子彈五十週年之際,他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 1998年,他被英國女王封為爵士。他於2005年8月31日在倫敦去世。

Nobel Speech

我想作為一名科學家,也作為一個人發言。從我很小的時候起,我就對科學充 滿熱情。但科學,作為人類智力最高力量的運用,在我心中始終與造福人類連 結在一起。我認為科學與人類和諧相處。我沒有想到我的後半生會花在努力避 免科學對人類帶來的致命危險。 為了防止這場災難 — — 為了人類 — — 我們必須消除所有核武。 無論如何,我們別無選擇。另一種選擇是不可接受的。讓我引用羅素-愛因斯坦 宣言的最後一段: 身為人類,我們呼籲人類:記得你的人性,忘記其他。如果你能做到,通往新 天堂的道路就敞開了;如果你做不到,你就面臨普遍死亡的風險。 追求一個沒有戰爭的世界有一個基本目的:生存。但如果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學 會瞭如何透過愛而不是恐懼,透過仁慈而不是強迫來實現它;如果我們在這個 過程中學會把本質與享受、方便與仁慈、實用與美好結合起來,這將是我們從 事這項偉大事業的額外動力。 最重要的是,記住你的人性。

Quotes

  • The Cold War is over but Cold War thinking survives. Indeed, the whole human species is endangered, by nuclear weapons or by other means of wholesale destruction which further advances in science are likely to produce.
  • Let me remind you that nuclear disarmament is not just an ardent desire of the people, as expressed in many resolutions of the United Nations. It is a legal commitment by the five official nuclear states, entered into when they signed the Non-Proliferation Treaty.
  • At a time when science plays such a powerful role in the life of society, when the destiny of the whole of mankind may hinge on the results of scientific research, it is incumbent on all scientists to be fully conscious of that role, and conduct themselves accordingly.
  • Indeed, the very first resolution of the General Assembly of the United Nations - adopted unanimously - called for the elimination of nuclear weapons.
  • As for the assertion that nuclear weapons prevent wars, how many more wars are needed to refute this arguments? Tens of millions have died in the many wars that have taken place since 1945.
  • I appeal to my fellow scientists to remember their responsibility to humanity.
  • But the first the general public learned about the discovery was the news of the destruction of Hiroshima by the atom bomb. A splendid achieve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had turned malign. Science became identified with death and destruction.
  • But scientists on both sides of the iron curtain played a very significant role in maintaining the momentum of the nuclear arms race throughout the four decades of the Cold War.
  • The most terrifying moment in my life was October 1962, during the Cuban Missile Crisis. I did not know all the facts - we have learned only recently how close we were to war - but I knew enough to make me tremble.
  • The Cold War is over but Cold War thinking survives. - Joseph Rotblat